您好,西宁证件网!

西宁办理证件-西宁刻章-西宁办理毕业证-西宁办理资格证-西宁做证

一站式制作证件办理网

提供设计,生产,定制,售后服务一条龙服务

15519830996

新闻中心

西宁做证刻章有限公司
邮箱:价格美丽质量保障诚信可靠送货上门
手机:15519830996
电话:15519830996
地址:西宁市城西区海晏路67号

新闻中心
您的位置: > 新闻中心 >
长春高新接连受挫市值蒸发千亿 生长激素纳入集采暴利或难续
发布时间:2022-01-21 09:57:01浏览次数:

长江商报消息 ●长江商报记者 魏度

被市场称为“生长茅”的长春高新(000661.SZ)再受冲击。

1月19日,二级市场上,长春高新股价闪崩跌停,市值一天蒸发逾百亿,20日,又以跌停开盘,全天被牢牢封死跌停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这是长春高新近一年来第二次受到重挫。去年8月,公司遭新华社隐讳“点名”,股价跌停。

两次受挫,长春高新的股价已经腰斩,市值蒸发超千亿,跌回千亿以内。

这一次闪崩,源于长春高新主要产品生长激素被纳入广东药品集采。对此,市场猜测,随着医保谈判降药价,长春高新的生长激素暴利或难以持续。

数据显示,2017年以来,长春高新的综合毛利率均超80%,且呈现上升趋势,去年前三季度为86.71%。

长春高新高度依赖核心子公司金赛药业,后者主营产品就是生长激素。近几年,金赛药业为长春高新贡献了超过90%利润。

白马股遇挫市值跌破千亿

曾经股价迭创新高的长春高新雄风不再,变得萎靡不振。

二级市场上,1月19日早盘,长春高新小幅低开,随即横盘前行,10时40分开始,股价表现为闪崩,11时零5分,封死跌停,直至全天交易结束,股价收报227.60元/股 ,跌幅为10%,仍为跌停。

一个跌停,长春高新市值蒸发超百亿。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,一机构卖出8869万元。

1月20日,长春高新早盘开盘直接跌停,全天被封死跌停,最终收报204.84元/股。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,长春高新市值蒸发近200亿元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作为曾经的大白马股,连续跌停在长春高新的历史上并不多见。

K线图显示,2018年10月29日,长春高新的股价下探至73.39元/股,此后一路上涨,2020年初为222.20元/股,2021年5月17日,股价攀至历史高点,为522.20元/股(均为全复权后股价)。高点也是顶点,随后,股价持续回落,但跌停不多见,连续跌停更是从未出现过。这一次的连续跌停,是首次。

连续跌停的背后,是长春高新遭遇重挫。

1月19日,长春高新的重组人生长激素被纳入广东药品集采的消息发酵。当日盘后,长春高新方面作出回应,称“公司目前正在积极研究政策规定并将合理制定方案,目前暂无具体影响的预期”。正是这一消息,引发市场恐慌情绪,导致资金抛售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这不是长春高新第一次遭重挫。

去年8月4日,新华社发文《身高焦虑就打“增高针”?危险!》,指出“增高针”治疗悄然兴起,所谓增高针实际就是注射生长激素。近年来,随着社会需求增加,生长激素的使用量越来越大。生长激素有被滥用的苗头,可能带给使用者内分泌紊乱、股骨头滑脱、脊柱侧弯等健康风险。

文章还披露,一家龙头企业超过90%收入来自生长激素。尽管文章没有点名,但市场异口同声指向长春高新,称其“被点名”。

这一次,长春高新股价也遭暴击,上演跌停。

其实,随着国家药品集采的深入,市场一直在担忧,生长激素会被纳入集采范围。或许,这也是长春高新股价跌跌不休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
截至今年1月20日,长春高新市值为829.03亿元,跌破千亿,相较去年5月17日高点时的2114.91亿元,蒸发了1285.88亿元。

核心产品利润或被挤压

长春高新股价历史性连续跌停,一方面是市场恐慌情绪影响,另一方面,是公司业绩持续高增长可能难以延续。

公开消息显示,生长激素被纳入广东10省联盟集采,把水针放到了粉针同组同价,水针降价约70%。

市场担忧的是,广东联采只是开始,如果纳入国家集采,生长激素大幅降价不可避免,长春高新的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冲击。

目前,国内生长激素生产企业中,最为知名的就是A股公司长春高新及安科生物。此外,天境生物、特宝生物、维昇药业等公司生长激素产品尚处于临床三期阶段,A股福安药业、通化东宝、仁和药业、亿帆医药等药企刚刚涉足生长激素研发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国内市场,长春高新生长激素几乎处于垄断地位。其核心产品生长激素由核心子公司金赛药业研发生产,其在国内的市占率约为70%。

金赛药业成立于1997年4月28日,由长春高新与金赛生物共同成立,长春高新投入3809万元(其中现金出资2509万元,其余为厂房、土地),持股比为65%;金赛生物投入2051万元,其中专有技术作价1758万元。后经两次增资及股权转让,长春高新持股比一直维持在70%,为控股股东。之后金赛生物退出,自然人金磊、林殿海分别持有24%、6%股权。

2010年,金赛药业曾筹划上市。2012年,长春高新筹划向金磊、林殿海收购二人所持的金赛药业30%股权,因交易双方就交易价格存在分歧,交易未能实施。

2019年,时隔7年,长春高新重启收购,并在当年顺利完成。公司向金磊、林殿海发行股份及可转换债券购买其持有的金赛药业29.50%股权。金赛药业的评估值为202.32亿元,相较于其14.70亿元的净资产增值187.62亿元,增值率为1276.44%。最终,长春高新出资56.37亿元完成金赛药业29.50%股权收购,金赛药业成为其持股99.50%的控股子公司。

金赛药业经营业绩一直不错。2017年、2018年,其实现营业收入20.84亿元、31.96亿元,净利润为6.86亿元、11.32亿元。2019年,金赛药业实现营业收入48.22亿元、净利润19.51亿元,较承诺数15.58亿元高出3.93亿元,完成率为125.22%。2020年,其实现营业收入58.03亿元,净利润27.60亿元,同比增长39.66%,更是大幅超过承诺数19.48亿元。

金赛药业经营业绩高速增长推动着长春高新交出一份份亮丽成绩单。2019年、2020年,长春高新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7.75亿元、30.47亿元,同比增长76.36%、71.64%。这两年,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合计数为48.22亿元,而金赛药业贡献的净利润合计约为46.94亿元,贡献比例达97.35%。

2021年上半年,金赛药业净利润约为18.59亿元,约占长春高新当期净利润的96.67%。

近年来,长春高新销售毛利率持续超过80%,堪称暴利。

市场的预期是,一旦生长激素被纳入集采,可能会出现降价,进而挤压金赛药业的利润空间,届时,暴利将难以持续。

15519830996